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盛通彩票app下载 > 格支配理论 >

恶意透支型信用卡诈骗犯罪数额中利息的认定

发布时间:2019-06-19 19:4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关于恶意透支型信用卡诈骗罪规定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之中,该条规定:恶意透支是指持卡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超过规定限额或者规定期限透支,并且经发卡银行催收后仍不归还的行为。其量刑也依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分为三个梯档。关于犯罪数额及计算标准,2009 年 12 月 3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 6 条规定:恶意透支,数额在 1 万元以上不满 10 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 196 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在10 万元以上不满 100 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 196 条规定的“数额巨大”;数额在 100 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 196 条规定的“数额特别巨大”。同时《解释》第6条第 4 款规定“恶意透支的数额,是指在第一款规定的条件下持卡人拒不归还的数额或者尚未归还的数额。不包括复利、滞纳金、手续费等发卡银行收取的费用。”虽然《解释》已经将恶意透支型信用卡诈骗罪的犯罪数额规定的比较明确,但在司法实践中对于如何在犯罪数额中将利息排除仍然存在许多难点。

  根据《解释》第六条规定,对于犯罪数额不包括复利、滞纳金、手续费是非常明确的,但犯罪数额是否包括按单利计算的利息,实践中存在两种不同的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犯罪数额应当包括所欠本金及利息。理由是《解释》中明确列举了复利、滞纳金、手续费三大类费用不包括在拒不归还或者尚未归还的数额内,但却没有列举利息;而且《解释》中还规定“在公安机关立案后人民法院判决宣告前已偿还全部透支款息的,可以从轻处罚,情节轻微的,可以免除处罚。”这也明确将归还本金和利息作为从轻或免除处罚的情节,可见司法解释制定的本意并没有将利息排除在犯罪数额之外。

  第二种观点认为,犯罪数额仅指所欠的本金,对于利息等其余费用一概不得计入。理由是利息属于“复利、滞纳金、手续费等发卡银行收取的费用”范围,在《解释》没有明确将利息列为犯罪数额的情形下,应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理解,而且利息属于间接损失,不能将利息计入犯罪数额。

  针对上述两种观点,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即对于恶意透支型的信用卡诈骗罪,其犯罪数额不应包括利息(包括单利和复利),理由如下:

  首先,使用信用卡透支所产生的利息就其本质而言与复利并没有什么区别,也属于发卡银行收取的费用,也就属于《解释》第六条所规定的“复利、滞纳金、手续费等发卡银行收取的费用”范围。

  其次,信用卡具有免息功能,只要持卡人按时还款,并不会产生利息,利息只是银行一种未来预期可得利益,属于间接损失。按照现代刑法的立法精神,对犯罪数额的计算,一般只考虑被害人造成的直接损失,而不考虑间接损失,这是因为刑法主要以惩罚性为主,不同于民法的补偿性,且间接损失计算和衡量一般比较困难。如果将利息计入犯罪金额,那么公安侦查、检察起诉、法院审判阶段的犯罪数额由于利率的变化将均不相同,持卡人何时被追究刑事责任直接影响到定罪和量刑,造成本来达不到构罪标准的就可能会达到,已经达到构罪标准的就可能会加重量刑,将导致无法客观公正的处理案件。

  对于恶意透支型信用卡诈骗罪,根据恶意产生的时间,可分为自始恶意和事中恶意。

  对于自始恶意而言,持卡人全部的还款行为都应当按照《解释》排除对于利息的归还,全部视为对本金的归还,自不必说。如张某某信用卡诈骗案中,在办理信用卡过程中,张某某为银行提供了伪造的房产证及虚假的收入证明,进而办理了远远超出其能力范围额度的信用卡,办理成功后较短时间内大额透支,其后虽有小额还款,但远远小于银行规定的最低还款额,进而逾期。对于这种情况,就属于自始恶意,其全部还款都应该折抵本金,不应该折抵利息。

  对于事中恶意而言,持卡人在正常使用信用卡过程中,先期按照银行规定的期限和数额进行透支和还款,但在后期却进行恶意透支。在这种情况下,恶意透支数额的计算应当有一个时间界限的划分,在此之前的透支和还款行为,系持卡人和银行之间正常的民事借贷行为,持卡人先前的还款行为系其履行民事义务,即使其归还的钱款中包含部分利息、滞纳金等费用,也是其和银行双方基于信用卡申领协议的民事自愿行为,不能因其最终构成信用卡诈骗罪而一概将事前已归还的利息等费用予以排除。恶意透支开始后,才应该按照《解释》排除对于利息的归还。但是这个时间节点如何确定较难把握,现在实践中普遍适用的按照银行确定的逾期时间作为恶意透支开始的时间有待商榷,因为信用卡透支与还款行为的相互交错性且一般持续时间较长,过程中通常伴随着真实或非真实意愿支配下的还款行为,银行在确定逾期节点的时候也往往优先考虑其企业利益,确定的逾期时间往往不利于持卡人。针对此种情况,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恶意透支型信用卡诈骗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引》中第四条规定“恶意透支型信用卡诈骗罪的犯罪数额应当以涉案信用卡账户内最后一次结清本息日作为起算点,之后卡内还款均应视为归还本金,不计利息,以未归还的本金数额认定恶意透支的犯罪数额”,这个指引对于其他省份制定关于此类案件的指引也具有很好的借鉴作用。如朱某信用卡诈骗案中,银行报案的逾期时的本金为12000余元,但是朱某使用该信用卡时间较长,期间交织着透支与还款,以前也有过逾期,但最后进行了及时的还款,没有构成犯罪,所以该起信用卡诈骗中较难认定朱某恶意透支的开始时间。如果按银行的标准,朱某的透支数额就构成了信用卡诈骗罪,但如果按照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恶意透支型信用卡诈骗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引》中的标准,朱某很可能不构成犯罪。

  随着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以及人们对于信用卡的逐渐接受和使用,信用卡诈骗罪这一经济犯罪必然会越来越多,迫切需要理论界及实务界的高度关注与深入研究,尤其是关于犯罪数额的认定更是其中的重中之重,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恶意透支型信用卡诈骗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引》便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方向。

http://dora6.net/gezhipeililun/563.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