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盛通彩票app下载 > 个性标记 >

一份职业造成性格不同的发展前景因素有哪些

发布时间:2019-08-10 01:5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兴趣是个体力求认识某种事物和从事某项活动的心理倾向。个体往往首先从自身的喜好出发,选择自己的兴趣职业;之后,逐步发展到对这一职业产生乐趣;最终形成职业工作与个人奋斗目标相结合的志趣,成为愿意为之奋斗的职业兴趣。当个体有了职业兴趣,就会调动身心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并能长时间地集中注意力,保持高昂的积极性,能够乐在其中,不感到乏味和疲劳。职业兴趣是个人对某种职业给予优先的注意,反映个体“喜欢干什么”的潜质,是个体职业选择过程中要考虑的首要因素。

  价值观是关于对与错及生活中什么是重要的观念。受人格因素的影响,个人态度往往表现出具有明确趋向和单一情感的自我价值取向。价值取向是价值观的具体化和方向化。个体职业认知过程中,对某种价值的追求或排斥,对某类事物的偏好或厌恶,对某种情感的向往或躲避,会对职业选择产生直接的影响。职业价值观是人们在认知和评价职业过程时所持的观点。它是人生目标和态度在职业选择中的具体表现,反映着个体对职业的倾向及对职业目标的向往。职业价值观通常受三方面因素影响:一是个人发展因素,如促进自身职业兴趣,才能发挥和学以致胜等;二是经济利益因素,如工资收入、福利待遇、交通便利和工作环境等;三是社会地位和声望因素,如职业的社会地位、单位规模大、级别高和知名度高等。社会通过媒体、习惯和舆论等渠道把职业评价渗透于个人的职业价值观,直接影响和决定着人们的职业选择。

  个性主要表现为个人的气质和性格。气质是一种人们心理活动的强度和速度,具有灵活性和指向性等稳定的心理特征。作为先天禀赋的某种特性,气质通常分为多血质、黏液质、胆汁质和抑郁质四种类型,并具有独特性和稳定性。但气质在社会生活和教育环境的影响下,也会为适应社会现实需要而发生一些缓慢的变化。气质类型并无好坏之分,但气质类型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如多血质的人具有思维活跃、勇于创新和敢于竞争的特点。他们在职业的自我认识、信息搜集、生涯规划以及目标探索过程中更为主动,方式也更加多样。抑郁质的人易出现孤独、敌对和偏执等心理特质,职业选择时会带有片面性。性格是人们对现实的态度,以及行为方式中较稳定和有核心意义的心理特征。相对气质而言,性格不是先天的禀赋,而是后天慢慢形成的。性格一旦形成,就会较稳定地贯穿在个体的行为中。同时,人的性格干差万别,每个人都有自己所独有的性格特点,有人偏外向,有人偏内向,有人内外向皆有。性格反映个体“适合干什么”,人们在选择职业时会潜移默化的选择适合自己性格特点的职业。比如,安静、独立、专心是内向性格的特点,这类人倾向于选择第一、二产业方面的工作;而外向性格的人则擅长公关应变,具有主动服务的意识,适合选择第三产业方面的工作。事实上,不同职业有不同的性格要求,具有不同性格的人对不同职业的适应性也不同,性格是个体职业选择过程中考虑的重要因素。

  能力是人们完成一定活动的本领,包括影响活动效率,完成活动所需的个性心理特征。能力与知识密切相关。任何羔项活动都需要个人具有一定的知识和能力。能力是掌握知识的前提,知识必须依赖能力去获得。能力从结构上可划分为一般能力和特殊能力两大类。前者也叫智力,是人们完成各种活动都必须具备的能力,包括观察、记忆、思维和想象等能力;后者是人们从事特殊专业或职业所需要的能力。完成任何一项专业性活动往往既需要具一般能力,也需要有一定的特殊能力。一般来说,能力反映个体“能干什么”的潜质,包括技能、知识、专业和教育背景等。能力是一个人能否进入职业岗位、胜任工作的先决条件。职业能力的差异是职业选择的重要依据。个体可以通过职业能力测评了解自己的职业能力,并应用于职业选择过程中对职业胜任力和工作绩效的预测。因此,个体在进行职业选择标时,需要明确自己的能力优势,以及胜任某种工作的可能性。职业选择就是要选择与个体能力相匹配的职业类型。

  由于传统社会对男女性别有不同的“社会角色”的期望,以及男女生理特征差别形成的职业限制等影响,个体在职业选择时往往要考虑性别差异的因素。如女性在职业的信息探索、自我探索、规划探索和职业目标确上表现得更为犹豫不决。这可能因为女性的情感依赖性较强,易产生依靠心理。不少女性认为人生价值莫过于建立一个和睦的幸福家庭,事业往往被放到了第二位。用人单位的性别歧视和偏见等其他社会原因,往往使女性职业选择比男性遇到更多的困难和限制。社会传统观念认为,男性是有抱负、有独立精神和富有竞争性的,应该选择具有挑战性的职业,女性是依赖性强的、温柔的、软弱的,应该选择稳定的、轻松的适合女性的服务性职业。男性在职策过程中倾向考虑养家糊口,而女性则偏向于将目光关注于适合自己性别特点的职业。国外相关研究结果表明,男女往往按照惯有的思维来标识典型的男性化和女性化的工作。如矿工、机械操作员、工程师、物理学家和兽医等被认为是男性职业。而美甲师、护士和小学教师等被视为女性职业。长期以来,人们头脑中逐渐形成了男性适合从事专业技术性的职业,女性更适合做服务性职业。这种性别的刻板印象,往往直接影响着人们的职业选择。

  职业自我效能感是亥肯和贝兹(G. Hacken,&N.E.Betz.1981)根据班杜拉(A. Bandura,1977)的自我效能感理论提出来的,指个体对实现与职业选择相关任务所需能力的自我知觉,是自我效能感在职业选择中的体现。职业自我效能感是职业成熟度的表现。研究发现,同一个专业的学生,看好就业前景的人比起不看好的人,有显著较高的职业成熟度。其中,对未来职业的积极态度是一个关键的因素。职业自我效能感与职业选择有很大的相关性,是影响个体职业决策和求职行为的重要因素。比如由于性别歧视,女性职业选择时自我评价较低,容易产生较重的自卑心理,最终导致较低的职业自我效能感。这使得女生在职业选择时不敢于尝试非传统的女性职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职业选择的范围。一般来说,职业自我效能感越高,职业自信心就越强,个体的就业能力就越积极,就业自主能动性也在增强。

  社会环境因素包括社会职业制度,国家职业政策法规、社会经济状况和社会职业评价等多方面因素,对个体职业选择起着潜移默化的影响。社会职业制度方面,我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需要大批专业化建设人才。近年来我国出台了很多鼓励择业就业或创业的政策,努力保障择业就业者的利益,对职业选择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国家社会经济运行良好,当地经济发展速度和水平的提高,就能够在特定时期出现大量的职业需求和提供较多的职业岗位,影响着人们的职业选择。另外,社会职业评价也对人们的职业选择产生重要影响。如20世纪50年代社会推崇农民职业;60年代以工人职业为荣;70年代崇尚军人职业;80年代以行政干部为热门职业:90年代下海经商成为许多人的职业目标:目前,收入稳定和福利较好的公务员、教师和医生等职业成了社会的热门职业。社会对职业的倾向性态度,舆论对职业的宣传报道,职业在社会中的知名度和声誉等都体现着社会的职业评价。这种评价往往影响职业理想的形成,特别是当个体对某种职业缺乏了解和切身感受时,社会评价成为影响职业选择的重要因素。

  学校是个体从自然人向社会人过度的中间环节。学校的教育模式、教学优势和教师行为等,直接影响着个体综合素质的形成,直接影响学生的职业选择。学校教育,尤其是各类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注重培养学生明确的职业发展目标与职业理想,引导学生正确认识自身的个性特质,客观评估个人目标与现实之间的差距,发现自身的潜在优势,帮助学生进行职业定位,寻找发挥个人潜力的职业机会。学校教育不仅培养学生掌握未来所从事职业的基本专业知识和专业技能,而且引导学生弘扬的社会责任感、爱岗敬业、艰苦奋斗和集体主义精神,把握所学专业的现状和发展趋势,从而坚定职业理想、强化职业认知,对未来职业进行客观评价和合理选择。一般来说,学生职业选择受自身所学专业和职业指导水平的影响。许多学校成立就业咨询指导中心,帮助学生解决择业就业过程中的困惑。经过职业指导的学生在职业方面表现出较少的职业决策困难。在学校教育和引导下,很多学生选择走向基层,服务农村,到国家最需要的地方去建功立业。说明学校教育是个人职业选择的重要影响因素。

  在市场经济体制带动商品经济快速发展的现代社会里,经济效益对于职业来说是一种重要的激励机制。经济利益包括职业带来的工资收入水平和福利待遇等,是人们进行职业选择时优先考虑的重要因素。其中,工资收入是个人从工作中获得的报酬,包括各种货币收入,薪酬总额、奖金和津贴等。福利待遇指职业提供实用的非货币性的补偿性财务支持,如各种保险、补贴,以及非货币奖励,如奖品、带薪度假、海外工作和公务旅行等。从经济学角度,劳动需求是实际工资的减函数。实际工资低时,劳动需求量大;实际工资高时,劳动的需求量小。工资越高的职业,往往越受人们的青睐。实际工资的高低是人们的实际购买能力。在职业选择过程中,非货币性工作特征的作用往往更加明显。很多择业者最终是在补偿性工资的利益和非货币性工作特征之间进行比较和择。因此工资收入和待遇条件已成为了职业选择中具有决定性和挑战性的关键因素。

  工作地域主要涉及职业的自然环境、生活条件、民情风俗和地区政策等因素,包括职业所在的城乡地区差异,不同的工作地点、位置和环境等。个体在职业选择过程中往往会考虑工作地域的影响因素。比如年轻人倾向选择经济发达的“北上广”大城市,因为那里硬件设施优越,择业就业环境好,可能有更多的职业提升机会,有利于个人未来的职业发展。但大城市由于人口众多,人才密集荟萃,职业需求有限,就业竞争激烈,求职者要想立足可能并不那么容易。相反二三线城市或地市级以下等欠发达地区,条件设施可能相对落后,但人才需求量大,并有相对宽松的就业政策,可为个体择业就业者提供了更多的发展和晋升机会。此外,一些年轻人还关心职业工作地域的户口问题,虽然近年来我国户口关系有了变化,但很多人选择职业时还会从未来子女上学等问题出发,考虑职业是否能够解决工作地域的户口关系。因此,工作工域是很多年轻人职业选择中关注的重要因素。

  首先,父母是子女职业选择的重要影响因素。父母是孩子家庭教育的第一任老师。父母的鼓励有助于子女树立自信心和增强勇气。家庭中,父母对子女的教育方式不仅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子女的性格、兴趣和价值观等的培养,而且也直接影响着孩子成人以后的职业选择。粗暴武断和严厉惩罚等教养方式会使子女产生无助和不安全感,职业选择中会感到有较多的困惑和冲突。在民主型家庭中长大的孩子,往往自律性较强,遇到个人问题时会考虑来自父母的意见;专制型家庭中长大的孩子与父母交流思想较少,职业认识方面缺乏一致性,父母可能直接干预甚至是决定子女的职业选择;溺爱型家庭中长大的孩子则主体意识淡薄,职业选择主动性差,倾向依赖父母;在双职工家庭中长大了孩子更倾向于将家庭与工作两种角色结合起来考虑。受过高等教育的父亲,其女儿更容易去寻求男性领域的职业;有工作的母亲愿意帮助女儿选择自己的职业,并努力获得职业成就,因为她们提供了一个女性追求职业的范例。其次,家庭婚姻是职业选择时不可忽视的影响因素。家庭婚姻状态对男孩职业选择影响可能很小,但对女孩来说却是一个很重要的影响因素。如何将家庭婚姻和职业追求有效地结合起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研究表明,女大学生对未来生活方式的选择主要是处理好家庭婚姻和工作之间的问题。当家庭与工作发生矛盾时,多数女性会选择家庭而放弃工作。如照顾家庭中的父母,与心爱的入团聚,或保持与家庭成员的联系等。另外,家庭经济状况也影响着子女的职业选择。来自不同家庭经济状况的个体往往在职业选择时对薪酬的预期存在一定的差异;经济状况好的家庭一般社会地位和人脉资源较贫穷家庭有优势,对子女择业就业能提供更多社会资源的支持;经济状况较好的家庭会鼓励和帮助子女获得相对应的职业成就;家庭经济状况不同还会影响子女的自我效能感。这些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子女的职业选择。

  职业选择受多种因素的影响。根据职业性向理论研究成果,个人认识自我就是对影响自己职业选择的内在特质、潜能和倾向要素进行全面理性和客观地评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和不足。从个人职业性向分析来说,认识自我包括对个人职业的兴趣、价值观、个性和能力等要素特点的了解和分析。其中,兴趣基于先天生理条件,在后天的社会实践和专业学习活动中逐渐形成。职业兴趣反映个体“我最喜欢做什么”职业的潜质。人们频繁辞职跳槽往往是因为所选职业与自己的职业兴趣不符。因此个体应积极培养自己的职业兴趣、价值观、个性和能力内在要素,并根据社会的现实需求,努力与所学的专业或职业要求相结合,形成自己的职业性向。价值观是个人生活中想要的“奶酪”。职业价值观反映个体“我想做什么”职业的倾向。个体需要明确自己的价值观,认识自己的“职业锚”,形成符合实际的职业期望,追求符合社会需要、适合自己的职业目标,树立正确的职业价值观,选择和追求自己的理想职业。个性是一种人们习惯的思维方式和活动的行为模式。职业个性反映个体“我适合做什么”职业的倾向。职业个性有多种多样的表现。个体需要了解自己个性的特点,掌握自己最为稳定的个性特质,正确分析自己,扬长避短,选择适合自己个性的职业。作为完成特定任务的一种本领,职业能力反映个体“最擅长做什么”职业的潜质。个体往往通过个人所学专业,职业技能证书和学历等来体现自己的职业能力。通过各类职业性向测评,个体可以对自己的职业性向要素进行全面的分析,明确自身职业性向的优势和劣势。个体需要的不只是一份工作,还是一个可能陪伴自己走过一生的职业生涯。因此要选择符合个人兴趣爱好,适合个性特点,能满足个人期望和发挥个人特长的职业。

  在个人职业性向理论探索和职业选择的过程中,为了更加客观全面地认识自己的职业兴趣、人格、价值观和能力等职业性向要素,可以利用国内外研究人员提出并编制的不同测评工具.对自己的职业性向构成要素进行诊断、筛选、分类和评价。职业性向测评可以在较短的时间内搜集到大量的定量化资料,有利于提高决策的效率和科学性。常见的职业兴趣测评工具有:瑟斯顿(L.L.Thurstone)的职业兴趣调查表(TVIS,1914),霍尔和迈纳(S.Hall&J.Miner)的卡内基兴趣量表(CII,1915),斯特朗(E.K.Strong)的职业兴趣量表(SVIB,1927),库德(Kuder)的库德职业兴趣量表(KOIS,1934,1966,1985),霍兰德(J.L.Holland)职业兴趣偏好量表(VPI,1953,1994)和自我导向测验量表(SDS,1969),斯特朗(E.K.Strong)和坎贝尔(D.P.Campbell)的斯特朗一坎贝尔职业兴趣量表(SCII,1966,1969,1974,1985)等。

  常见的职业人格测评工具有:哈塞维和麦金利(s.R.Hathawag&J.C.Mckinley)的“明尼苏达多项人格测验”(MMPI,1942);卡特尔(R.B.Cattell)“16种人格因素测验”(16PF,1949,1956);矢田部达郎“Y-G性格测验(Y-G Test,1957);霍兰德(『.L.Holland)“自我导向搜索测验量表”(SDS,1959); “斯特朗一坎贝尔职业量表”(SCIl,1974);麦克雷和可斯塔(McCrae&Costa,1989)的“‘大五’人格因素测量表”(FFM)等。国内开发的职业人格测评工具有:中科院心理研究所(1993)的“中国人个性测量表”(CPAI);方俐洛等人(1996)的《霍兰德中国职业倾向量表》;许志超等人(2000)的“华人工作相关人格量表”(CPW);王登峰,崔红(2001,2005,2008)的“中国人人格量表”(QZPS);蔡永红等人(2002)的“职业人格测验”;徐玉明、张大庆(2002)的“标准化警察职业人格测评工具”;寸晓刚(2003)的“中国人职业个性测量工具”(CVPS);王芙蓉等人(2006,2010)的“军官职业人格量表”(MOVPS);于惊涛(2008)的“医院管理者职业人格测评量表”等等。

  总之,通过多种职业性向要素测评工具的使用,个人可以掌握自己的职业兴趣、职业人格、职业价值观和职业能力等职业性向要素,分析与之相匹配的工作环境类型,从而为自己的职业选择提供依据。

  职业选择需要个体认识自己希望从事的职业。充分了解职业情况,并结合自己的职业性向要素,才能挑选适合自己的理想职业。为此,个体需要:

  现代社会经济与科技的发展,使得劳动分工越来越细化,职业类型多样化加快。通过职业分类法、职业分类词典或职业分类系统等工具,可对职业大类、中类、小类或细类等不同类型有一个全面的认识和了解。如国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大典》,1999)、《中华人民共和国工种分类目录》(《工种分类目录》)和《国民经济行业分类》(GB/T4754-2011)等;国外的《国际标准职业分类》(ISCO)、《北美产业分类体系 (NAICS)、美国《国家标准职业分类系统》(soC)和《职业信息网络系统》(O*NET)等。

  要对各类职业的特点和要求进行全面的了解和掌握,特别是自己感兴趣的职业类别。包括职业类别提供的岗位工作特点或要求,如社会型还是技能型,个体型还是团队型,管理型还是操作型,劳动密集型还是知识密集型等职业特质。同时,个人要分析职业需求数量的影响因素;要掌握职业发展现状,并对其发展前景作出科学合理的推断。

  个人求职者要利用各种毕业实习、专业实训、社会实践和实际工作锻炼机会,深入职场,进入情景,了解和体会实际工作环境,感知相关职业的工作性质、专业程度、技术含量、经济效益、职业前景、团队合作和在职培训等职业情况。感知职业活动将帮助个体衡量自身与职业需要的差距,扩展眼界,积累经验,提高角色适应与转变能力,形成客观的职业信念和职业期望,为最终做出适宜的职业决策提供必要的理性认知。

  个体要在进行自我分析的基础上,对相关职业信息进行搜集和整理,综合考虑人职匹配,然后作出职业选择。职业信息搜集包括静态信息的准确把握和动态信息及时了解,主要涉及职业的市场需求、发展状况、专业分布、工作责任、岗位要求、技能水平、工资收入和福利待遇等。不同的性别个体对理想的职业有不同的预期,需要加以重点关注,如女大学生在职业选择时较为看重企业的工资福利、工作的稳定性和实现自我发展。

  职业类型种类繁多,个体需按照预先设定的指标从众多的职业类型中选择前景光明、社会认可度较高且需求旺盛的职业作为选择目标。综合各种指标的情况,职业声望和需求增长率是寻找目标职业中最被看重的两个指标。职业声望指社会成员对各种职业的主观态度,其影响因素主要有收入、福利和社会地位等;需求增长率是一个动态的指标,强调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某项职业的发展前景。从管理学角度,职业声望及需求增长率均较高或职业声望较低而需求增长率较高的职业,可确定为目标职业。

  主要包括个人的职业兴趣、价值观、个性、能力、性别、自我效能、年龄、个人阅历和经验等。个人对内在因素方面的认识和理解往往存在一定的偏差。同时,如何获得有关自己内在特质与要素的信息,以及有关职业类型特点与要求的信息,将影响着个人的职业选择。通过个人职业性向要素分析与测评,个体可以掌握和获得自己职业选择过程中的内有影响因素。由于人的特质与要素是多样的和变化的,而

  且个人在环境和他人影响下,生活和工作过程中会发生职业性向变化。同时,职业性向测评工具也有一定的应用范围,测评信度和效度往往有一定的限度。作为一种心理测评,职业性向测评需要以科学严肃的态度对待。测评结果是可信、有用的,但不能完全依靠它,因为它有一定的信度和效度限制。测评结果可以作为职业选择分析时重要的参考数据,但不宜作为非常准确、可靠的结论。

  主要包括社会环境、学校教育、经济利益、工作地域和家庭婚姻等外部环境要素。在个体认识自我和认识职业的过程中,外在因素是不可回避的重要限制因素,需要利用各种方法和途径,如课堂教学、观察法、人物访谈法和心理测评法等,收集有关外在影响因素的信息资料。只有充分获取并掌握了这些影响职业选择的内外因素之后,才能进行全面的分析,提出最优化的决策方案,为最终的职业选择提供决策依据。

  个体职业选择受诸多主、客观因素的影响。个体在认识自我的基础上进行职业选择时,会面临很多冲突。比如能力、兴趣和价值观的冲突,即使是感兴趣的职业,也会因为能力较低或不具备相应能力而放弃。同样,性格和气质也会影响职业兴趣和价值观。因此在进行职业选择过程中,个体可以听取来自老师、同学和家长等方面的意见和建议。特别是听取家长运用他们丰富的人生经验,成熟理智的判断,提高自己对自我和职场的客观认识,以便做出明智而适宜的职业选择。在能维持生计的前提下,个体职业选择容易受可替代的补偿性货币工资和不可替代的个人因素影响。职业适宜性分析主要帮助解决什么样的人适合从事什么类型的职业,或者什么类型的职业需要什么样的人来完成的问题。通过对自己职业的兴趣、价值观、能力和人格等职业性向构成要素的测评分析,有助于个体加深自我认识,综合判断,确定适合自己的职业性向,明确自己未来发展的备选职业。

  职业选择就是个人职业性向与职业类型相匹配的过程。综合影响职业选择的内在与外在因素,个体需要将备选职业的人职要求与自身条件分析结果进行量化匹配。按照匹配程度的高低,对备选职业按匹配度高低进行排序。剔除匹配度过低的职业,放弃不可行的目标,形成适合自己的高匹配度职业,即个体最优或最终的职业选择。在职业选择的过程中,如果个体找到了自己最大的职业兴趣,确定了明确的职业目标,有了必要的职业能力和心理准备,可以将学以致用,“专业对口”作为考虑的中心,寻求和从事与自己专业知识、技能和经验有直接联系的职业。个体选择了符合自己职业性向要素和综合条件相匹配的职业,就是找到了一份称心如意的职业。这将促进个体在职业发展中勤奋地、快乐地和幸福地工作,努力“有所作为”,实现追逐理想职业的目标。

http://dora6.net/gexingbiaoji/100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