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盛通彩票app下载 > 根编译程序 >

996后无兄弟

发布时间:2019-04-30 01:1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撰文 /   郑亚红 编辑 /   赵艳秋 01 “中国个人站长第一人”高春辉现在创办的公司设在北京

  “中国个人站长第一人”高春辉现在创办的公司设在北京东四环的一个住宅小区里。不久前,一位90后面试者到了小区门口,门都没进就“打道回府”了。

  “他事后也没打电话解释为什么没来。我们同事打过去问,小伙子说‘你们在小区办公,我是不会去这样一家公司的’。”

  高春辉露出了难以理解的复杂表情:“小区怎么了?成本低、网速好、不用挤电梯。美国那么多车库创业,比小区的环境差多了,但还是孕育出有价值的企业。”他想不明白,自己也给员工交五险一金,正规公司,年轻的面试者为何避之不及。“我觉得他们太追求这些外在的东西了。”

  “现在这些年轻人,90后、00后,不像我们70后还经历过经济上比较匮乏的年代。他们对社会的预期有点不切实际,还吃不了苦。”70后程序员朱嘉针对网上热炒的996有些不屑,对“后浪们”的表现颇为不满。

  虽然在网络上,程序员站在一起,“996.ICU”的项目迅速收获超过10余万程序员的点星。但现实中,程序员群体也因为代际原因,并非铁板一块。

  “压力大完全是自己的原因,程序员要做好,一定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不止一位85前的程序员这样对AI财经社说,他们认为吃苦是必修课,年轻程序员不应该视“996”为压制他们的手段,而是要以更好地心态去看待成长。

  “发烧友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他们其中不少人怀念20多年前,中国程序员从0到1的时代,那是个充满IT理想的年代。

  1995年,天很蓝,还没有“雾霾”这个词,也没有互联网大企业,程序员还是个新兴职业,大家入行全凭兴趣。

  当时,大学毕业的康平记得自己做过一个加油站收费系统,“那真是没日没夜的干啊”,因为客户催得急,“甭说996了,24小时都不能睡。“但康平没有抱怨,反倒是夜深人静时程序编译出的一个结果,让他兴奋得不得了。“白天杂事比较多,到了晚上办公室静下来了,干活效率很高,这也是为什么程序员喜欢晚上工作的原因。你说这跟996有啥关系?”

  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兴趣。“那个年代的程序员,不是把工作简简单单作为一个生存手段,他其实以此为乐。”业余时,康平会花上百元去买编程手册,“你说才挣多少啊!”因为没有互联网,这些资料稀缺而珍贵,他一拿到手就白天黑夜地啃。这样的生活很单纯,当然房价也很低,正在开发的北京天通苑校区,只要2000多元一平方米,“压力不大”。

  而一批明星程序员,也是这个族群追逐的榜样。康平曾跑到三元桥老国展去听求伯君的演讲。这位“中国第一程序员”立志要打败微软,他告诉台下听众,已经把自己的别墅卖了去开发“盘古软件”,台下立刻有人喊话要给他投资。这件事,康平记忆犹新。

  高春辉则在那时创立了个人网站让高春辉认识了很多与他一样爱好编程的年轻人。他们大多出身城市,家庭条件中上,其中很多人考上计算机系或者参加工作时,都想着:“希望有一天能够开发出一个软件,让很多人都喜欢用。”

  2000年之后,互联网风潮踏浪而来,IT新时代冉冉升起。当时没有企业把996作为招聘条件,但这些程序员沉浸在热血和激情之中,为梦想加班,义无反顾。

  凌晨的欢呼声可能会出现在任何一栋写字楼里。一个网友记载道,那时整个团队连续通宵,将bug挖出来时,整间办公室都是掌声和尖叫,客户经理甚至跪在地上双手合十,感谢项目的最终成功。“是我们的辛勤努力,让开发的软件顺利走出实验室,冲出世界的五大洲。”

  他们大多数都热爱自己的工作,高薪也随之涌来。2005年,有咨询机构发布了一份互联网行业的薪酬调研报告,参与调研的有众多互联网企业。结果显示,软件开发是付薪水平最高的部门,高级工程师年度总现金收入平均可达11.2万元,而同期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中国城镇职工年均工资为1.84万元。

  即便如此,在金钱和技术面前,那时人们的选择也充满理想主义色彩。“我的儿时伙伴告诉我,创意重要,但是money更重要;我回他,我是一个普通程序员,我没有money,只能在创意上下功夫,而IT业是可以因创意而成功的!”

  说这话的人,还动情地解释道,他看到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Netscape推动了整个Internet的发展,免费的Hotmail最终获得了Microsoft的青睐,ICQ更是改变了人们沟通联络的方式,免费的Linux正风靡全球。他说:“这些还不够证明吗?”

  时过境迁,过来人对于加班和奋斗通达的理解,在85后和90后的眼里是一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姿态。

  “我从来不相信老板说的线后程序员刘楠说。他现在讨厌互联网公司。在他看来,那些“高大上”的写字楼不再是乌托邦,行业变得不景气后,那里的冷酷比哪里来得都剧烈。

  当年选报计算机专业时,刘楠是奔着互联网公司去的,他当时主要受马云影响,觉得互联网很高大上,“在那工作会很快乐吧。”他的憧憬也代表了一批85后的年轻人。

  2016年毕业四年后,刘楠终于加入风头正劲的小米。也是这段经历打破了他对互联网公司美好的幻想。“不是996,是经常到半夜,有时候一两点,周六稍微加一点班。”这样的日子长达近一年。

  工作要么要得急,要么安排的量超过他的承受范围,加班成了常态。“有段时间我觉得自己不行了,太累了,真的太累了。”刘楠回忆起时,语气里都充满疲惫感。

  “我在这里看不到希望,十年后的我跟现在会有什么区别吗?不会有。”这是刘楠坚持不下去的主要原因。他在公司感到晋升路径太窄,工号前1000的前辈们牢牢占领着管理岗。与此同时,公司发展得太快,还没建立起一套相对公平和完善的考核机制。

  “必须要跟产品经理搞好关系,因为领导判断你好不好就是问跟你合作的同事,很微妙。”很多跟刘楠一样为人耿直、不善言辞的程序员,常常因为人际关系秃头。来到小米3年,除了每年5%的薪资普调,刘楠说自己毫无变化。

  早在2011年,《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杂志就对程序员之后的命运做了预言性的解读。是年,“中国第一程序员”求伯君彻底退隐江湖。文章称,这代表着一个时代的过去,程序员身上充满着个人英雄主义的浪漫情怀将不复存在。“而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程序员逐渐沦为软件生产流水线上一颗螺丝钉,第一代程序员的神线冲突爆发的原因之一正是这种价值感和身份认同感的缺失。

  本来,程序员普遍有一种技术自豪感。“互联网公司软件工程师的每一行代码会被无数人使用,这是一个放大了亿倍的代码放大器,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所不曾有的。”

  但5年前初涉职场的孙昊就发现,大厂的程序员并非想象中令人感到自豪:“面试造火箭,进门拧螺丝”,他加入后做的工作往往围绕着“增删改查”展开,有时候排查一个逗号可能要耗费一下午,落差席卷而来。

  2017年加入华为的女程序员范江孜对此也深有感触。“我们每天就是做调试,学不到新东西,我那时候每天问自己:这样下去我以后怎么办?”待了一年后,她离开华为,同批进去的7个小伙伴,如今只有一个人留了下来。

  与此同时技术正在以碾平的姿态铺开,这个在普通老百姓眼里颇为高大上的职业,在一些编程班的广告语里变成了这样——零基础一个月精通UG编程/java/C语言。于是,一大批想改变命运的青年小白转行开始写代码。

  有数据显示,有超过40%的IT程序员仅仅具备职业学校的文凭,毕业于985和211高校的毕业生总和只占全国大专院校的不到5%。同期,90%的程序员在100人以下的小型公司上班。

  这些在小型公司的程序员,面对的是超长工作时间、超强的工作压力和超低的工资,他们也成为第一批自比“码农”的人。一个“码农”还甚至自比为“一次性筷子”:参加了一个四个月的培训,就能成为一个IT程序员,然后公司会拼命让你干活,从早上9点到晚上10点,有时到凌晨。我们就像一次性筷子,榨干了,也就没用了。

  而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红利的消退,大型互联网公司程序员也察觉到了变化,公司通过延长他们的工作时间,来提升利润。“工资高,但把程序员的功能扩大百倍千倍,这样算下来,实际上时薪并不高。”孙昊说。

  孙昊的价值感在工作的五年里一点点被稀释。他称程序员在公司内部,几乎没有话语权。这体现在方方面面,比如每次开会,产品部门的人被称作“产品人员”,测试被称作“测试人员”,而研发则被称作”研发资源”。孙昊觉得这跟程序员不会在组织中适当表达自己,因此常常担任执行者,而非发起者和决策者。

  更重要的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在过去将近20年的飞速成长中,很大程度上,内在驱动力本就不是技术创新,而是商业模式创新,而资本又在不断鞭策项目快速落地变现,这决定了产品、运营和市场往往要排在研发之上。

  与此同时,竞争也越来越残酷,几乎每个风口,都会有大量的创业者,程序员无路可退,辗转挣扎。

  “有时候夜里突然想到一个创意,一激灵爬起来一搜,妈的,早就有了。”孙昊觉得这个时代想做创新太难了,他被这种无力感所困扰。

  不断有问题在降低孙昊对群体的认同感。“以前别人问我是干嘛的,我说程序员,现在我都说我是教书的。”

  孙昊留心着西二旗是否还有机会,刘楠则计划着从小米离职,躲避这场互联网寒潮,去一家传统软件公司,做一个专注于研发的技术人员。一个多月前,他去了一趟海岛,印度洋的海风把这个刚满30岁男孩的脸吹得红红的。这次久违的旅行结束后,他发了朋友圈:“这里没有为工作焦虑的人,有的只有蓝绿色的海水,和那些沉醉在自然中忘记烦恼的人。”

  前辈们却对此无法感同身受,不同的时代背景,让从事同一工种的他们很难在同一平面交流,“职业代沟”在此时还无法逾越。

  “移动互联网这波红利一直持续近10年,现在,这样的好日子很难再有了。今年没有一个人主动来找我。”Tiny感叹行情坏得明显,之前一些年,不断有人来挖角他。

  从2000年之后互联网迅速腾飞,到2011年移动互联网春雷一声起,程序员的黄金时代已经持续了十几年。

  40岁的Tiny记得,移动互联网让无数人赚到了“easymoney”。当年iPhone4s和iPad2相继发布,中国手机网民在年中规模就突破3亿人,全年移动互联网市场规模接近400亿元。

  iOS和安卓开发者成了企业争抢的香饽饽。Tiny的记忆中,整个行业的研发人员都处于稀缺状态,招聘门槛也随之降低,高中生甚至初中生最终进知名互联网公司也是常有的事。甚至有程序员记得,他2010年在微软面试时,就碰到了高中毕业的面试者,并且顺利通过面试进入微软,“那真是整个行业的红利期啊”。

  当时的互联网行业仿佛是一艘隆隆起航的巨轮,它的未来是星辰大海,看起来一片光明,充满希望。

  好光景里,猎头和同行似乎24小时蹲守在这些有经验的程序员公司门口;一个80后程序员记得,当年从新浪离职时,他的顶头上司专门请他吃了一顿大龙虾,“那是职业生涯唯一一次被这么对待,感觉自己被尊重和重视。”

  这样的红利期一直延续到2018年,所有人都意识到:移动互联网红利已经消退,而未来的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能否开启一个新的红利时代,还不得而知。被行业裹挟的程序员们,再想要“达到人生巅峰”,其概率之低堪比亲眼看到彗星划过夜空。

  这也是年轻一代程序员对996不满的重要原因。“资本寒冬来临,整个行业不景气,企业自身危机重重,这时候大家有了新的认识:工作可能都得不到保障,拼搏已经不成立了,我为什么还要996?”

  Tiny认为,目前对996的讨论是无解的,一方面劳动法的执行层面,对加班的维权很难。另一方面,在行业不太好的情况下,求职者变得弱势,就势必会做出退让。

  “但我觉得讨论总比不讨论要好。”另一位程序员对AI财经社说,“在这个节点上,大家都需要反思。包括未来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有什么更好的方式可以生存下去?包括投资方式,像滴滴和ofo,不断砸钱把对手熬死但仍然不能盈利;包括过去盲目扩张,冗余的队伍怎么去精简和转型?包括老板不应该不切实际地承诺......这些都需要时间来变得更成熟。”

  远离北京互联网中心,身在上海的程序员王边反而对这一切看得更加清晰。他自2006年毕业后一直在外企工作,先后就职于惠普和微软。

  如外界所知,一些外企加班情况很少,王边说这源于“完善的沟通和工作流程机制,会避免一些重复的工作,提高工作效率。”

  跟国内互联网公司提倡“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工作模式不同,王边所在的企业更注重开发方法论和系统工程,做项目要先充分论证,从商业模式的探讨,到产品逻辑,再到架构设计论证,最终才到程序员动手去实现。通常,程序员动手的部分只占全过程的20%到30%时间。

  “快速迭代有好有坏。有的时候没有考虑好一个方向,就变成了乱枪打鸟的局面,让程序员不断去试,消耗了大家的精力。”王边还观察道,”公司在给员工分配工作量时也是有经验的,一天在四五小时。”程序员毕竟不是业务人员。

  一位互联网大厂的管理者也对leader角色进行了思考:在负责任的公司里,leader需要考虑“为员工成长负责”,也要”为自己的成长负责“。他提醒说,公司的晋升考核机制强调的是主动性。“曾经我的主管告诉我,在一定层级之后就需要你来告诉leader:产品要做哪些改进,技术要进行哪些方面的创新?”

  实际上,公司需要考虑“可持续性”这个词。一位来自微软的人士对AI财经社称,十几年前,她加入微软时,进入了微软一个培训计划。

  在培训中,令她印象深刻的还有一门“作为领导者该怎么保持健康”的课程,她将此通俗地说为“教我们怎么去养生”。“这其实在告诉我们,你的职业生涯不是一个短跑,而是长跑,你要怎样保证健康工作几十年。”

  她也认为,虽然成功的公司都很努力,但公司真不是靠拼命就能干出来的。成功的公司要有明晰前瞻的战略,你需要有智慧地去想一些东西。“这才是最根本的,没有这些东西在后台来支撑是不行的。”

  《德鲁克论管理》译者、人力资源专家康至军在《如果请德鲁克评价一下“996”,他会怎么说?》一文分别给企业家和职场中人一些建议:例如,企业家们要把人当人看;不要妄图用金钱贿赂员工,因为金钱买不到责任感;员工不排斥996、不排斥奋斗,但员工需要一个996的理由;知识型员工和产业工人的确不同,管理员工已经变成了“营销工作”:满足优秀员工的关键需求。再如,职场人士要带上自己的开山刀,要开辟自己的道路;如果上司缺乏正直的品格,炒掉他;不要让工作成为生活的全部,培养一些工作之外的兴趣......

  也有大V评论,当中国人均GDP接近1万美元,人们对“美好生活”提出了更高诉求,不再只是拼命工作,也要有闲暇花钱消费,企业要有更加文明、高效和人性化的时间安排。

  而马云今天在自己的微博上再次谈论了“996”问题,这是他一周以来第三次参与对996的讨论。他认为线”不是简单的加班,应该是花时间在学习、思考和自我提升上。

  某种程度上,996.ICU将程序员世界残酷的一角掀开,但互联网的魔力并未消失,更年轻的95后还在源源不断地被这个尚属新奇的世界吸引着。

  一个月前,从东北跑来北京实习的“预备役程序员”小超,以更近的距离目睹了996.ICU这场保卫战。这一个月里他几乎一直维持997的状态,每天雷打不动地要学习两个小时新知识,看最新技术的论文、了解新趋势。

  外界都在渲染程序员的困境,小超丝毫没有动摇自己要做大厂程序员的目标,尽管他可以选择回到自己家所在的二线城市进入一家体面的国企,做更轻松的工作。

  吸引小超的是互联网公司创造的那些光环:“扁平化的办公环境”、“好吃的食堂”、“宽敞的健身房”、“更先进的商业模式和成长空间”、“更具竞争力的薪资”……相比等级森严而固态的国企,这些实实在在的基础设施和精神层面的感召,依然充满诱惑力。

  非官方数据显示,中国大约有500万名程序员,但优秀的程序员依然是少数。根据招聘网站的信息显示,新一轮的热浪正在赶来,人工智能和云计算等新方向的程序员,其年薪可轻松达50万元。

  实际上,由于996话题的引爆,一些互联网大厂人士也许担心专业人士的招聘,特地向AI财经社强调,精细化产品设计和分工带来的产品上线周期边长,以及协同工作变大,互联网公司节奏并不快,思考时间多,工程师一天代码量并没有传统软件公司大。

  “如果想要存活,就要不断提高产量,保持进步,就像鲨鱼,如果不一直游动就会窒息而死。”现在,这是一句放之四海皆准的名言。无论是企业和程序员个人,都不得不持续地自我更新,更成熟、更健康地拥抱下一个属于他们的新时代。

http://dora6.net/genbianyichengxu/13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